何小鹏 别再学马斯克了

2022-12-01 0 250

何创办的UC被收购后,的缺钱感和危机感被彻底遗忘。

特斯拉在2018年陷入量产炼狱,蔚来在2019年陷入财务危机。然而,在众多投资机构的加持下,何和他的Xpeng Motors依然可以口袋里有钱,有恃无恐。

然而时过境迁,特斯拉和蔚来如今已经走出困境,沿着各自的战略路径快速前进。习惯了美好生活的小鹏今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

11月30日,Xpeng Motors公布了“充满危险信号”的第三季度财报:总营收68.2亿元,同比增长19%,环比下降8%;净亏损23.8亿元,较上一季度的27.01亿元有所收窄;但公司现金储备为401.2亿元,低于上一季度的413.39亿元。

更简单的说,Xpeng Motors已经进入初冬。

他拿到了上百亿现金,曾一口气买了四套房跟一艘游艇。

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一开始,Xpeng Motor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何肖鹏就将危机往好的方面想。“坦率地说,在实现长期战略目标的道路上,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。”

今年第三季度,Xpeng Motors的交付量出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,从7月份的1.16万辆下降到9月份的8000多辆,原本的高速增长戛然而止。

相比之下,蔚来第三季度稳定在1万辆的交付水平。在李,由于新老车型的迭代,8月销量出现了短暂的“腰斩”,但很快上升到9月交付1万辆的水平线之上。小鹏触底,准备过冬

何小鹏 别再学马斯克了

交付量的持续下降直接拉低了小鹏第三季度的营收水平。

财报显示,小鹏第三季度总营收为68.2亿元,较2021年同期增长19.3%,较2022年第二季度下降8.2%。其中,汽车销售收入为62.4亿元,较2021年同期增长14.3%,较2022年第二季度下降10.1%。此外,汽车销售收入占总收入的91.5%。

相比之下,蔚来第三季度营收达到130.021亿元,汽车销量达到119.327亿元,——几乎是小鹏的两倍。即使是今年刚刚完成IPO的零跑汽车,第三季度营收也达到了42.88亿元,录得38.8%的环比增长,已经接近赶超Xpeng Motors。

具体来说,目前,只有小鹏汽车呈现出了“起起伏伏伏伏”的状态。

其中,小鹏的主要销售车型P7在第三季度交付了16,776辆汽车。虽然没有出现明显下滑,但与今年一季度和去年四季度的畅销相比,无疑是大势所趋。

小鹏P5第三季度仅售出8,703辆汽车。但G3i车型在本次财报中并没有单独列出,实际月交付量在1000辆以上的水平。10月份G3i车型已经降到了709的低点,基本属于边缘产品。

何小鹏 别再学马斯克了

9月底发布的旗舰车型小鹏G9,10月份共交付623辆,尚未肩负起销售重任。同时,由于10月份才开始交付,G9车型对小鹏第三季度的财务数据影响不大。

不过,何还是对小鹏G9的产品力表现出了极大的信心。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他明确表示:“我们预计12月G9将成为30万以上纯电动SUV前三。2023年,随着G9的口碑积累和XNGP的落地,我们也把这个和我当年的P7做了对比。我们相信G9的销量会进一步缩小与30万辆纯电动SUV第一名的差距,这是我们的目标。\”

何所说的“第一”就是特斯拉Model Y,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,在30多万元的纯电动市场,别说赶上特斯拉Model Y,连氪气001的尾灯都看不到。

季度环比下滑的直接原因是——小鹏的老车型卖不动。

从交付量指引来看,即使是G9规模的交付也难以支撑小鹏第四季度的财务数据。预计第四季度,Xpeng Motors将交付2万至2.1万辆汽车,其总收入将在48亿至51亿元之间。与第三季度相比,交付量(近3万辆)和总收入(68.2亿元)将双双出现大幅下滑。

幸运的是,“转折点”有望在12月发生。在收益电话会议上,小鹏管理层预测11月份的交付量将不少于5,800辆。算上10月份已经宣布的5,101辆,x Peng Motors 12月份的月销量将在9,099至10,099辆之间。

对于小鹏而言,真正的谷底还在第四季度。

何肖鹏说,“我最近看到了历史上许多与制造业有关的大起大落。我认为,小鹏目前的调整将着眼于中长期,它不会为短期行动而扭曲。请对投资者保持耐心。我们预计,几个季度后,销售业绩的变化将越来越明显,小鹏将在2023年扩大市场份额。”

从他的话语中,我可以听出肖鹏已经准备好过冬了。从核心财务数据也可以看出,小鹏已经在提前“缩衣节食”了。比如,第三季度,小鹏的毛利率从第二季度的10.9%增长到目前的13.5%;销售、总务及管理费用下降2.3%;与第二季度相比,净亏损也收窄了12%。

何小鹏 别再学马斯克了

过去大手大脚花钱的何现在开始谈论“节约”了。在财报电话会议上,他表示:“我们越来越意识到,汽车公司不仅要考虑繁荣,还要考虑如何逆风稳步增长,“我们期望在12月的交付会过万。”.\”

不过,无论研发如何努力,小鹏能否熬过这个冬天,还是要看后续车型的产品力。第三季度,小鹏的研发公司d支出为15.0亿元,同比增长18.5%,环比增长18.5%。环比增长主要是由于开发新车型的支出增加,以支持未来的收入增长。

在电话会议上,何透露:“关于新版P7(改款车型将可能与现款同时发售),我们相信产品竞争力将显著提升,从而带来P7车型系列销量的显著回升。明年年中,我们还有一款B级中型SUV,我们预计这款新车型的销量将显著进一步超越目前在小鹏的车型。”

我们会在接下来几个季度里着力加强成本管控,提升运营效率,同时精简投资项目。”

过去,Xpeng Motors一直在繁荣中成长。何肖鹏顶着“连环创业者”的光环入市后,各大明星投资机构纷纷加持。2020年,纽交所上市,2021年,HKEx上市。小鹏在成长过程中并没有遭受太多痛苦。

当Xpeng Motors处于快速上升阶段时,何作为企业的掌舵者,在造车上并没有做到“一门心思”。而是向埃隆马斯克学习,玩起了“横向”生态布局。

比如马斯克有造火箭的Space X,有隧道工程的Boring公司,有微医研究的Neuralink,而特斯拉扩大了人形机器人的Optimus产品线。

何肖鹏也紧随“时间管理大师”马斯克的脚步,玩起了跨领域、跨学科的生态布局。例如,小鹏田慧公司制造会飞的汽车,而小鹏鹏航制造机器马。从小鹏一年一度的“1024科技日”也可以看出,何肖鹏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了飞机、汽车和机器马。有点像三胞胎家庭的现状。父母把时间和精力花在二胎和三胎上,却忽视了青春期的大儿子。

别学马斯克,学学李斌

9月21日G9在小鹏上市后,SKU(配置车型)的困惑暴露无遗。社交媒体上充斥着用户对小鹏的抱怨,许多网民表示他们取消了订阅。无奈之下,Xpeng Motors在G9发布后48小时内紧急调整了几乎所有SKU,结果却浪费了大量资金。

事件发生后,Xpeng Motors因“散养增长”导致的问题逐渐开始显现。比如忽略用户需求,草率决策;组织结构混乱,权责不清;执行效率低下,“部门墙”问题严重。

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何肖鹏宣布了“悬崖勒马”的决定:“我们的生态企业小鹏汇天和鹏兴已经完成独立融资,具备独立运营的能力,我对生态企业的直接参与将大大减少。”与此同时,在将个人精力重新聚焦到肖鹏汽车之后,何肖鹏也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自上而下的调整。

在财报发布前,Xpeng Motors宣布,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亨利(Henry)将辞去董事会执行董事一职。据悉,亨利未来将更加专注于产品,致力于进一步提升客户价值驱动的产品竞争力。但亨利退出Xpeng Motors执行董事后,Xpeng Motors董事会只剩下一名执行董事何,四名非执行董事、刘钦、和,以及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杨、曲芳和张宏江。

在Xpeng汽车公司,何肖鹏是负责人。

何小鹏 别再学马斯克了

10月,何肖鹏启动内部组织调整,确定五个委员会:产品、战略、技术、销售、OTA,三个E/F/H委员会?平台类型。何肖鹏亲自担任产品与战略委员会总监,三大平台负责人直接向他汇报。

何希望带来的改变是:“第一,从规划到产品再到技术,如何真正把自己认为的需求做出来、做好,把没有价值的需求控制住不去实现,专注做新三电发动机、动力、整车平台、智能平台。第二,通过车型的大矩阵产品,三个引擎可以在不同的车型上满足客户端到端的需求。”

就用户导向的改变而言,Xpeng Motors希望:在产品规划上,通过新型OTA逐步解决用户痛点,进而解决新型用户槽点。这种放养式成长,只有在逆境中才会凸显出问题的严重性。

从目前的实施结果来看,何肖鹏11月在Xpeng Motors App上开通了个人账户,似乎在向李斌的“用户企业”靠拢。但截至记者发稿,什么都没发表,粉丝只有500多人。相比之下,蔚来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李斌在蔚来App上的活跃时间已经超过2200天,拥有近13万粉丝。

何小鹏 别再学马斯克了

无论是用户运营还是业务布局,蔚来和李斌都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。

与何的“横向布局”相比,经历了长期磨难的更重视“纵向整合”。11月25日,蔚来内部讲话八周年之际,李斌明确了自己研发电池的决心。“电池当然必须制造,因为它们赚钱。现在我们30%和40%的成本都在电池上。想做大众市场品牌,不自己做电池是赚不到钱的。你是个‘电池搬运工’”。

在用户运营端,对App社区改版,开放负评论,以及层参与多场用户交流会,听取用户意。

小鹏没有从魏莱那里学到他最应该学到的东西。在财报发布的前两天,有媒体报道称,Xpeng Motors计划研发自己的电池,并且已经聘请了宝马前高级电池工程师钟亮负责。后者是Xpeng Motors的电池技术高级总监,已经主管半年多了。不过,Xpeng Motors很快发表声明否认了这一消息:Xpeng Motors没有电池的自研计划。

除了布局和提高运营效率,李斌也是个“老手”。他在内部讲话中说:“在当今的经济环境下,每个公司都有不同的方式。有的公司说‘裁掉20%的人吧’、‘停止所有的人数’,压力很大。只要能拿到报酬,我们就不会轻易去做。他们希望把人数减少到80%,完成100%的工作。能不能留住100%的人,完成150%的工作?这应该是我们要做的。”

同样,在今年的几次调整中,Xpeng Motors在充电、国际化等非核心业务上做了减法,而?振幅控制费?支出。这样确实可以提高企业的经营效率,但是为了企业的长远发展,不能只是“一刀搞定”。

比如在国际化方面,蔚来“集中资源办大事”的做法也值得小鹏学习。蔚来在挪威只有一个NIO House、一个NIO Space和一个NIO服务中心,但今年却卖出了984辆新车。小鹏在挪威设立了18个销售网点和21个服务网点,采用直销和授权经销商并行的销售模式,但仅售出585辆汽车。

“智能电动汽车公司,不做电池赚不到钱。”李斌说道。

蔚来的出海策略远未成功,但考虑到两家公司的市场体量和成长背景颇为相似,有些做法确实值得小鹏考虑,对于自身的问题是否有调整和提升的空间。

此外,李斌对蔚来员工有三点要求:保持信心,保持耐心,保持初心。他说,“时至今日,我还是希望当你遇到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时,在工作中很难做出决定。当你不得不做出选择的时候,回到我们的价值体系,你一定能透过云层看到阳光。”

总之,在何身边有一个“李小姐”。为什么要盯着大洋彼岸的“马小姐”?

编辑:若风

收藏 (0) 打赏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打开微信/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,分享从这里开始,精彩与您同在
点赞 (0)

相关文章

官方客服团队

为您解决烦忧 - 24小时在线 专业服务